当前位置  》 书香天外
赵璞玉:南大物理系与天外高翻院的惊艳遇见
来源:党委宣传部

赵璞玉,高级翻译学院英语笔译专业,曾参与外交部天津推介会笔译工作,因翻译多部《星球大战》衍生作品受邀出席于美国芝加哥举办的《星球大战》庆典。近日,天外学生记者团对赵璞玉进行了采访。

 

记者:本科是一名理科生的你是如何与翻译结缘的?

赵:我是因为在本科大概二年级的时候看了一些《星球大战》衍生的作品,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接触到了英文原著小说。因为想把这些小说,还有一些英文漫画翻译给国内的《星球大战》的爱好者们看,所以开始自己练习做翻译。

 

记者:从理科生转变为文科生,心态上有什么变化?理科思维对语言学习有什么帮助?

赵:对我来说,基本上还好。因为在本科学习理科期间,课余就已经开始接触翻译了,所以对我来说是一个比较平稳的过渡。因为一直在学习物理,所以在碰到翻译材料的时候,会对一些数字、细节上特别敏感。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决定考研?跨考翻译专业对你来说有没有“冒险”的成分?

赵:本科最后一年就开始考虑了,但是当时是先尝试考一下CATTI 3级笔译。确定了自己大概有这个能力考研,又考虑了一下学校和自己跨考的因素,就决定要考天外了。我本科是一个纯理科专业,对翻译的接触是没有任何专业训练的,跨考就意味着我之前本科学习的东西会在一定程度上被荒废掉。但是既然已经决定了要走翻译这条路,这个“险”对于我来说还是很值得一冒的。

 

记者:备考的过程顺利吗?有没有想放弃的时刻?

赵:考上天津外国语大学之前我还考过一次,但那次失败之后,我就犹豫要不要再考。那一段时间的心情是比较纠结的,但是后来因为家人比较支持,自己也确实决心很大,然后就决定了再考一次。

 

记者:分享一下参与天津推介会笔译工作的经历,有没有印象比较深刻的推介词?

赵:外交部天津推介会的翻译工作大概从今年3月上旬开始,一直持续到4月中旬。本次推介会所有的文字材料,包括市长和书记的PPT里文字的翻译工作,都是交给天津外国语大学李晶老师带领一部分老师和学生来完成的。我参与了其中的一小部分。天津推介会有一个环节是推荐天津菜,当时有一句中文的宣传语是“共享盛宴 津菜精彩”,最后李晶老师敲定下来的是--Let's Share the Tianjin Flavor—A Taste Forever.既完全保留了原文的意思,又用flavor和forever押了韵脚,这是我印象最深的一组推介词。

 

记者:翻译中是怎样处理一些专有词汇的,官方有没有规定和要求?

赵:外交部对一些关键词是会有自己的要求的。比如说这几年经常提到的“京津冀”,我们之前在李晶老师的带领下翻译《今晚报》的时候,一直坚持用的是“京津冀”三个字的拼音来代替。但是这次天津推介会,外交部那边就要求要用“北京 天津 河北”这样的拼音来写,最后我们尊重了外交部的意见。因为我们在翻译《今晚报》的时候有一个宗旨,就是尽量传播天津的文化特色,还有区位优势之类的,所以在“京津冀”这个词组上尽量保留它原有的构词意义。但是外交部这个活动时间有限,需要让外国人尽快去了解这个词的意思,所以用“北京 天津 河北”的翻译形式对于外国人来说理解起来会比较直接一点。

 

记者:听说你还翻译过《杜十娘》《玉堂春》等戏曲故事,翻译时怎样把韵味传达出来呢?

赵:因为它这一套戏曲故事一共是8本连环画,我负责翻译其中的2本,最后要以双语连环画的形式赠送给国外的一些高校的图书馆。李晶老师当时定下的原则就是,首先要把它作为一个好的故事讲出来,尽量把一些比如说像《杜十娘》里面涉及到“百宝箱”类的概念表达明确,表达得有美感。

 

记者:做了这么多的笔译工作,会感觉枯燥吗?

赵:对我来说的话,比较让人枯燥的时候就是会碰到一些翻译材料本身写的不是太好,或者不那么有趣味,碰到翻译这种东西的时候会比较枯燥,这时候只能以负责任的态度把它高质量地完成。

 

记者:如何看待翻译工作?你的翻译理念是什么?你认为从事翻译工作的人需要具备哪些特质?

赵:我觉得译者一则是一座桥梁,二则可以说是一个引申的作者。李晶老师曾多次跟我们说,做翻译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严谨,时时刻刻要严格要求自己。就笔译而言,就是能够在必要的时候静下心,通俗一点说就是坐得住。因为笔译每天会有很长时间在电脑前,在这过程中同时还需要一个注意保护自己的身体。

 

记者:有没有语言学习上的方法可以分享给大家?

赵:不一定每天要限定多长时间,但是每天一定要多多少少看一点听一点原版的英文材料。一定要大量接触你需要翻译的原语和目标语的各种作品。比如说我是做英汉汉英翻译,两个语种方向上的语料都要充分地积累。

 

记者:作为新时代的青年,也是翻译人这个群体中的一员,要担负起怎样的责任? 现阶段的理想是什么?

赵:就是要担负起桥梁的责任,促进不过国家和民族间的文化交流和沟通。我现阶段的理想是将来在书籍引进这个领域做出版工作。可能不会很长时间都放在翻译上,但是会以一个更宏观的一个角度去把控翻译这个工作。

 

记者:翻译的快乐和成就感来源于哪儿?在追寻梦想的过程中热爱和坚持哪个更重要?

赵:看到一些很难翻译的句子或词汇,经过长时间的推敲和纠结之后得到的很让自己满意的答案,这是我翻译过程中的一大快乐来源。如果说成就感的话,其实就是自己的成果得到出版社或李晶老师的认可。让我印象最深的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就是第一本有我的署名的书籍出版,叫做《星球大战:完全载具图解》,是一本精装书。对我来说“热爱”和“坚持”两者可以说是同等重要的。因为,如果对一样东西只有热爱没有坚持,那这热爱其实是毫无意义的;如果说对一样东西只有坚持没有热爱,我不知道对其他人会怎样,但是对我来说是很难坚持下去的。

微信图片_20190702220117.jpg

天津外国语大学三育人工作标兵、三育人先进工作者网上评选 天外人物 天津外国语大学新媒体联盟 天津外国语大学50周年校庆专题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