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书香天外
苏都娜:雪泥鸿爪 不复东坡
来源:党委宣传部

每当别人问我你对传统文化的最初印象,我的记忆总会被拉回小学强制背诵国学经典的时光。从启蒙读物《弟子规》、《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到儒家经典《论语》、《孟子》《中庸》、《大学》。在六年的小学时光里,每天七点半到八点半的早自习,校园每间教室里回荡的都是懵懂无知的孩子不解其意的诵读声,六年如一日,背诵这些文字逐渐变成了我的一种肌肉记忆。只要你说一句,我总能接过话头背诵全篇。小学的国学教育激发了我学习古典诗词的兴趣,也让我找到了值得我一生崇拜的偶像——苏东坡。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苏东坡,近千年来,人们诵读苏东坡的文章辞赋,临摹他的书法,谈论他的生平轶事。他是永不过气的文学偶像,他的追随者不分老幼、跨越古今。

公元1037年,苏东坡出生在四川眉山民间传说,就在这一年,眉山一座原本郁郁葱葱的大山,不知为何突然花草凋零,树木枯萎。“眉山出三苏,草木为之枯。”今天的四川省眉山市的三苏祠,曾经是苏家的老宅。

在文人地位极高的宋朝,苏东坡二十岁高中进士,三十岁时,他已经成为风头最强的大文豪。苏东坡不是神、也不是圣人,他身上最大的的性格缺点就是性格外露,他和我们没什么不一样,也有过年少轻狂的时候。他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得罪了一大批人。苏东坡一生,宦海几度沉浮。兄弟间的情谊,是他最大的慰藉。在去凤翔赴任的途中,他给苏辙写了一首诗,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和子由渑池怀旧》

飞鸿如此优雅的鸟,不是在天空高傲的飞翔,而是在雪地里践踏。人生逆旅,我们都被很多沉重的东西、累赘的东西栓在地面上。泥上偶然留指爪,人在世上,留下了印记,雪是会化掉的,泥也是会干掉的,到最后能留下的究竟是什么呢?

当垂垂老矣的苏东坡去世前三个月,途径金山寺,即兴写下一首诗,也算是对自己一生的总结。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自题金山画像》

命运真是一切人间戏剧最成熟、最具匠心的设计师。回首一生,苏东坡最想夸耀的不是高居庙堂的辉煌,而是他受贬黄州惠州儋州的悲惨岁月,不是让自己屈从于时代,而是从这个时代里超越,他在理想和现实的矛盾中走了一生,直到这一刻,才真正悟道,与自己和解。

苏轼从来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成功者,我也并不认为苏轼能够代表绚烂瑰丽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但是因为他的“不成功”,才让他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显得如此特别,他一生没有得到重用,沦为了北宋政坛一颗蒙尘的明珠。正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当中那些虽然蒙尘,但却依旧美轮美奂的物事,正是因为经历过无数的岁月,没有破碎损坏还能留在人们的视野中,更显得它们的特别,展现出无法令人忽视的瑰丽。

选秀节目层出不穷、当红小生前赴后继、微博热搜吃瓜圣地、微信推送犹恐不及,我们正身处前所未有的“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文化环境中,选择一个值得追随的文化偶像似乎成为了一件零成本的易事。那份不动声色,那份磊落之气都不复当年,但我们依旧要相信,有些美好的事物是可以逆生长的,当枯树发芽,石头花开,一张纸页成为传奇,人们就会从这张古老的纸上,嗅出旧年的芬芳。


天津外国语大学三育人工作标兵、三育人先进工作者网上评选 天外人物 天津外国语大学新媒体联盟 天津外国语大学50周年校庆专题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