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专访
高级翻译学院“一生一译”第四期
来源:

译品汇

        为进一步弘扬中华优秀戏曲文化精粹,响应“中华文化走出去”国家战略,践行高校对外文化传承职能,高级翻译学院与天津市评剧白派剧团、天津出版传媒集团、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合作,联合推出《中国戏曲故事连环画丛书(中英对照) 》,由《韩玉娘》《杜十娘》《庚娘》《海棠红》《临江驿》《朱痕记》《玉堂春》《珍珠衫》八部评剧经典曲目组成。该套丛书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作为国礼在海外赠送,同时通过美国文化机构赠送给美国排名前50位的大学图书馆,并在海外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作为教材使用。该套丛书在中国文化对外传播、“讲好中国故事”、构建对外话语体系、增强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和影响。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译言堂

“译”在言外,神领“译”得

——戏曲故事翻译中的点滴小事


        接到《中国戏曲故事连环画丛书》的翻译任务后,我既紧张又兴奋,我从未接触过这种文学类文本的翻译,对戏曲背景故事知之甚少,担心自己无法高质量完成任务;同时又有种挑战自己的想法,毕竟如果不迈出第一步,就永远也接触不到这类文本的翻译。纠结中,我开启了与戏曲故事的“first date”。

团队一共五位译者,除了我和17级学弟赵璞玉,其他人都是从天外走出去的译者,已经走上了工作岗位。一位学长负责概述和剧目简介的翻译,其余四人每人负责两部剧目的翻译,大概每人12000字左右。开始,我对这次的翻译毫无头绪,不知从何处下手。许多内容在英语中根本找不到对等的表述,为了找一点“灵感”,我开始翻看在笔译工作坊课堂上的笔记,看到了“We should translate as closely as we can, but never too closely”,也看到了“translation is a process of communication”,还看到了“read between the lines”.......我突然明白了:我的目的是向我的受众,也就是英语国家的读者讲述这两个故事,同时让他们感受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与美德。要达到这样的效果,我必须领会每句台词的言外之意,在保留原汁原味中国风格的基础上,让每句话表达的意思更合理易懂,才能讲好故事。    

       捋清了思路后,我通读了两个戏曲故事,观看了剧团的演出视频,尽量将自己带入到故事情节中,体会主人公的情感,以便在翻译中更好地展现出故事的跌宕起伏。接下来,翻译的过程出乎意料地顺畅,我甚至翻出了“上瘾”的感觉。当然,第一遍的翻译往往是未经推敲和打磨的,是不可靠的。我永远记得李晶老师说过的,作为译者永远不要相信自己的语感,所有的搭配都要经过验证才可以最终使用,那句经典的“I googled everything in my translation”对我来说就是一种警示。我历史知识储备不足,在遇到古代的年份、地点、官职等信息时,我都会反复查验,确保译文的准确性。在人名姓氏上,我也做了一定的处理,如《韩玉娘》中瞿家太太何氏,“何”在英文中可以写成He,但我觉得会被混淆成“他”,经过查验我发现“何”还可以译作“Ho”,这样翻译更加恰当,不易混淆。诸如此类的问题还有很多,都是细节,最容易被忽略,也最容易出错。在翻译中对细节的处理要达到极致,充分考虑受众的感受,才能保证译文的准确性和可读性。    

        我也参与了《丛书》翻译项目的通稿过程,因为我觉得这是打磨译文的一个最关键的步骤,李晶老师的指导和点评总是让我茅塞顿开。这让我明白:如果总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去看译文,就会陷入僵局,找不到自己的问题所在,要多多吸收优秀译者的理念和见解,才能更好地完成翻译任务。    

      《丛书》翻译项目的完美收官离不开团队中每位译者的努力,更离不开李晶老师的悉心指导。如今我已经毕业,回想起自己两年半的MTI学习生活,一开始只凭借着对翻译的热爱来到天外,一边羡慕着老师口中的优秀学长学姐,一边努力学习,不知不觉已经成长了许多。感谢我的天外,感谢我最好的老师们,感谢我最可爱的同伴们,陪我“译”往无前,“译”无止境!


image.png

译路醉人 不违初心


       毕业七年,我时常思念母校,思念高翻的良师益友,追忆当年“师情话译”的峥嵘岁月。如今能在精品栏目“一生一译”谈《中国戏曲故事连环画丛书》英译项目的翻译心得,我着实荣幸至极。

     《中国戏曲故事连环画丛书》英译项目有五个特点:一是项目级别高,是“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天津外国语大学科技成果转化资助项目;二是翻译难度大,戏曲故事遣词造句文白结合,夹杂着诗化的押韵唱词;第三,译介价值高,能助力国粹外宣,提升我国文化影响力;第四,体量较小,周期相对长,但译品质量高,丛书八册,每本字数八千左右,从一八年暮春五月至初秋八月,该项目翻译持续三个月,历经翻译、统稿、专家审稿(数轮)、定稿环节;五是翻译团队领导力强,配置合理,由李晶教授领衔,张晰綪、刘帅、刘丽、赵璞玉、王晶联合翻译,Darryll S. Paddison担任外审。

       作为联合译者之一,我承担了《海棠红》《朱痕迹》两册书的翻译,获益良多,感触颇深。恰如恩师所言,“Translation is a fascinating job (翻译是份醉人的工作)”。醉人之处莫过于三:译国译民的成就感,谦虚方正的人生信条,译路总有良师益友相伴。   

       欲做翻译,先学做人。一路走来,我认识到作为译者,必得谦虚方正。《海棠红》《朱痕迹》作为优秀评剧改编故事,其呈现方式与西方戏剧大有不同,对译者要求极高。译者需尊重原文,忠实于原文的思想与形式,不得随意增省,更不可漏译;尊重读者,关怀读者,重视译文可读性;充当好连接原文作者与译文读者的桥梁与纽带,为译文读者重现原文作者的思想性。

       翻译之妙,恰在于选词择句、推敲打磨。功夫所及,皆有回报。我的每一篇译文、每一个字眼,恩师都会细细审校,并将修改之处悉数标出,供我琢磨学习;而在与其他译者互动之中,我时常受益于思想碰撞出的火花。译路有如此师友同行向前,我倍感幸运。

      译路醉人,它让我的人生充满了成就感与满足感,只愿未来不违初心、有始有终。


image.png

                                               14届英语笔译专业毕业生 刘帅

天津外国语大学三育人工作标兵、三育人先进工作者网上评选 天外人物 天津外国语大学新媒体联盟 天津外国语大学50周年校庆专题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