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校史钩沉
日语系招收研究生源起
作者:彭康

    1979年,日语专业开始招收研究生,在国内高校中起步较早。

   那时,可以预料到日语专业的前景看好。日后,事实证明确实如此(2013年7月8日共同社东京电:全球136个国家地区学习日语人数为398万,中国约105万人)。但是,毋庸讳言,我们心存德优。二战后,国内高校中的日语专业,不是空白,也是“短板”,致**近三十年间,日语人才的培养几乎断档,后果就是如今日语师资的稀缺,且年龄偏高。高校日语专业的未来,取决于能否尽快的造就一支补前启后的教学预备队,这是高校共同面临的问题,我们不能坐等外援,破题还应立足于自力更生。

   1976年,日语系始有三年制的教学实践,1977年方才招收四年制新生,1979年居然要培养研究生是不是“冒进”?我们的“底气”何在?

   首先,我们有没有足以胜任的师资,和一定素质的生源。

   日语系一批教师上世纪四十年代就学于日本东京大学、京都大学、一桥大学、立命馆大学、明治大学、山梨大学等高校。其中,熟悉日本文学者,有之;以日本语字见长者,有之;有多年笔译经历,“笔头”过硬者;有致力于研究日本情况的“日本通”;有的人虽无高学历,但因种种原因,口语地道。此外,由于需要,业己从事日语教学,原为其它外语专业的老教师,他们有一定的日语基础,有不同语种对此的教学经验,执教有方,同样地不可多得。纵观我们的师资队伍,可谓人才济济。尤其可贵的是大家工作上同心合力,没有是非之争,教师充分发挥其所长,受教者当可全面获益。

   在我们走访了一些兄弟院校后,更具体地感到我们的师资阵容,并不亚于一些重点院校。但是,从教师们的年龄考虑,如果招收研究的工作,不抢在三、五年内起步,七、八年内收效,必将追悔莫及,时不我待。

   生源方面,设想先从系内及附校的青年教师中,从兄弟院校投考的青年教师中遴选。此后,陆续在历届本科毕业生中择优。

   最后,感到困扰的是新的日文图书及有关教学资料一无所有。奉命奔赴疆场的战斗员,岂能手无寸铁。就在这“大旱盼甘霖”之际,适逢挂职外院的原天津大学校长、资深教育家李曙森同志,为了办学所需,亲自出马,从市领导手里,为外院争取到了一笔数目可观(10万美元?)可以自行支配的外汇指标。日语系闻讯,捷足先登。立即通过日本神户外国语大学,进口了日本最新出版、包括22万册书目的《图书目录》。按照日本文学、日本语学、日本情况、日文工具书等大类,由两位老教师根据教学、科研的需要,从中精挑细选,一批一批地提出进口的购书单。此后的几年间,百种千卷的原版日文图书,源源不断地出现在日语系的资料室,为教师们所充分利用。例如朱万清教授编著,再版13次,印刷11万册的《新日本语语法》一书,就参考了日文权威学典籍72册。此外,还从日方订阅了如《朝日新闻》、《文艺春秋》、《日本文学》、《日本语学》、《国语教育》等主流报纸、杂志多种。这在那时,实属难能可贵,以致南开大学、天津师院等院校的教师都常来借阅。

   为了促进科研活动的开展,提高教师的学术水平,每隔一两个月,系里组织一次有全体师生参加的“讲座”,请教师轮流登台,介绍教学心得体会,展示其科研成果。通过这项活动,开阔师生专业视野活跃学术气氛。事后,汇集经过文字整理的讲稿,和师生撰写的文章,按内容分别编辑为《日本问题参考资料》、《日语教学参考资料》,打印成册,不定期出刊,供师生参阅,与兄弟院校交流。

   经过以上的酝酿,1978年4月,日语系拟订了《教学、科研工作的设想》,提出“立即招收研究生”。目标是“经过二、三届后,达到国内先进水平”。《设想》得到了系里教师、干部的首肯,在院领导的支持下,1979年,从本系附校及兄弟院校选取的5名青年教师,作为首届日语专业研究生入学,从而掀开了日语系办学新的一页。


天津外国语大学三育人工作标兵、三育人先进工作者网上评选 天外人物 天津外国语大学新媒体联盟 天津外国语大学50周年校庆专题网站